當前位置: 江南文明網 > 文化 >

書法也講究“墨分五色”

條評論

書法也講究“墨分五色”

書法點畫線條中節奏的呈現,除了用筆之外,還有賴于墨色之助。

(蔡羽 行書扇面)

在酣暢淋漓的墨色氤氳中,書法家和畫家一樣,成就了一個氣化流動、虛靈縹緲的藝術空間。在中國書法家看來,墨和氣的關系十分緊密,墨的世界就是氣的世界。氤氳,即“氤氳”,原指天地陰陽二氣交感,孕育動蕩和流動的混沌狀態。這種狀態,也就是作為萬物本原而又混沌未分的氣的一種運動狀態。墨的世界,之所以能幻化出一個生意盎然的世界,與中國傳統哲學中的氣化哲學密切相關。

(鄭板橋 重修城隍廟碑記)

在書法中,墨氣主要是通過墨色的濃淡變化、枯潤對比、漲墨暈染等彰顯出來。離開了墨色的濃淡變化、枯潤對比、漲墨暈染等等、墨氣則無處可見。書法家寫字很重視調墨,調墨離不還水和墨,水是無,墨是有,水至清而無色,墨至純而大黑,書法就是要在水和墨這“兩端”的交融變化中,來展現那墨氣的流動聚散,展現那些水墨淋漓和墨氣氤氳的效果。

米芾《蜀素帖》

書法中的“墨分五色”觀念,是在五行哲學的啟發下產生的。中國古代哲人,根據陰陽五行哲學原則,將色彩歸為五種基本元素,即青、赤、黃、白、黑五色。五色就是五行的表現,五色于五行之間存在著對應的關系:水為黑,火為赤,木為青,金為白,土為黃,以這五種色彩分別象征自然界和社會人類的各個方面,并組織成某種密不可分的關聯結構,五色對應五行、五色象征五方、五色顯示五德等等。受五行哲學的影響,中國人認為天有東、西、南、北、中五方,音有宮、商、角、徵、羽五音 ,物有金、木、水、火、土五行,顏色也不出于紅、黃、藍、白、黑五色。中國人長期將五色視為基本的色彩,所以清人沈宗賽說:“五色源于五行,謂之正色,而五行相錯雜以成者謂之間色,皆天地自然之文章。”

董其昌 《草書千字文》

總體上看,在唐代以前,中國書法對墨色的要求,主要還是以濃墨為主,最經典的表述就是“一點如漆”。到了唐代,書法開始關注墨色變化。歐陽詢說:“墨淡則傷神采,絕濃必滯鋒毫。”孫過庭說:“帶燥方潤,將濃遂枯。”他們濃淡適宜中和的墨色美。但在洇染暈化的宣紙使用之前,淡墨的妙處在絹素和麻紙上不容易體現,容易因淡而缺乏神采,所以,實際上用墨還是以濃墨為主,他們甚至希望墨色能數百年保全如漆,不至于洇化散脫。

而當水墨畫“墨分五色”的觀念進入書法之后,書法的墨色變化開始變得微妙起來,富有內在節奏感和層次感的水墨洇化,在墨氣氤氳之中展盡大千世界的奧秘。書法中講究“一團墨氣紙上來”,氣不可見,而墨色的變化,幫助了氣感的視覺化和豐富化,使不可視變為可視。毛筆能表現力量和節奏,但筆力是含于內的,沒有長期的筆墨體驗不容易感覺到;而墨的氤氳變化,可以在瞬間展開一個生氣流動的世界,使氣形之于目,引起強烈的審美愉悅。

(米芾 天馬賦)

在書法史上,明末對于書法墨法的發展至為關鍵。董其昌、王鐸、傅山等,更是拓展了書法的墨色境界,讓人耳目一新。董其昌的書法,體現了一種玄淡素雅的墨色之妙;王鐸、傅山用筆奇肆放縱、用墨大膽潑辣,漲墨渴筆,任情揮灑,天趣橫生。

總之,從對墨色變化的探求,我們約略可以一窺中國書法發展的脈絡軌跡:從拋棄朱色選擇墨色,從濃墨傳神到淡墨顯韻,從濃不凝滯、淡不浮怯到水墨淋漓、漲于字外,書法的墨色變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書法發展的時代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