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江南文明網 > 文化 >

這位特立獨行的插畫師,用色彩繪出了尋味東方

條評論

這位特立獨行的插畫師,用色彩繪出了尋味東方

如果你看過他的畫作,一定會被一筆一劃細細描摹出的視覺張力所震懾,如果你酷愛東方傳統藝術,或西方的當代藝術,也能在他的畫里找到靈感蹤跡,他是Rlon王榮亮,一個將現代與傳統,東方與西方,色彩與線條交融出獨特自我的當代獨立插畫藝術家。

................

................

早在9年前,Rlon就開始從事插畫藝術工作,但受限于在職場的發展方向,漸漸萌生了成為一名獨立插畫師的想法。“2014年我決心從公司辭職,從此成為了獨立插畫師,并不斷摸索自己的繪畫語言。嘗試過很多種風格,在嘗試中發現自己的可能。國內很少有參考樣本,當時國內的獨立插畫師較少,而更多的是作為配角出現在出版物及其他平臺上。”

................

在當時的插畫行業,很多是輔助性的插畫師,畫的也都是功能性插畫,如何摸索出屬于自己的獨特繪畫語言,探索一條不一樣的獨立之路,而放眼當代,越來越多的獨立插畫藝術家出現在當代藝術領域,風格也各不相同。

................

作為開疆拓土的獨立插畫家,王榮亮以前的畫里面其實有一些曾經探索的縮影,“嘗試的過程,其實不僅是我,也幾乎是每個創作者所必經的過程。”在風格探索的過程中,Rlon對東方的藝術愈發感興趣,直到在研究東方傳統藝術的過程中才被不同于中國的東方浮世繪所吸引,這對Rlon某段時間的創作風格產生了很重要的影響。但從被浮世繪的獨特美學所深深吸引到如今,都還是一個不斷蛻變的過程,Rlon仍在探索和進化著屬于自己的藝術語言。

................

在強大的視覺效果中傳遞著東方文化的神秘魅力,你可以說王榮亮先鋒,也可以把他看成一個固守的創作者,“其實我是一個很喜歡傳統的人,創作的元素也好,繪畫的方式也好,對于創作完成時選擇的歡慶佳釀也好。我不抗拒新的創作方式,軟件,手繪板我也經常用,但那一筆一筆在紙面上勾勒出不可反悔的線條卻始終是我最愛的方式,它帶著一份鄭重的儀式感。”

................

“當我將畫作完成,輕觸紙面,那份真實的創造感與成就感無可匹敵。在手繪作品時,我大部分時間會使用針管筆,但也經常使用毛筆或鋼筆等工具來繪制原稿。紙張其實大多數水彩紙或者素描紙都是不錯的選擇,米黃色的紙溫暖而細膩。完成線稿后再用軟件上色,最后成為一幅完整的作品。”

................

在他的筆下,海洋、天空、陸地不再是一成不變的顏色,而鹿、鯨、奇珍異獸都變幻出各種姿態,在細致的筆觸與繽紛而張揚的用色中感受那份大膽沖擊視覺的果敢與創造力。

................

曾有人問王榮亮,如果沒有拿起畫筆,他會做什么?他說或許會走上和動物相關的職業道路,在無數次的觀察、描摹、創作中,那些充滿靈性的動物早已成為了他的“老朋友”。從海洋動物到原野自然的元素,我們印象中傳統的元素以新穎奪目的方式,重歸視野,而這其中,鹿正是他所鐘愛的動物之一。

................

“鹿,在東方寓意祥瑞、福祿、長壽;而在西方更是一種神秘、靈性、而具有力量的象征,作為融通兩種文化的橋梁,鹿本身就具有很多迷人的特質。”在初次邂逅格蘭菲迪的時刻,王榮亮對于威士忌仍不甚了解,但來自格蘭菲迪鹿之谷名字含義以及一直以來堅持自我的創造精神吸引著他,兩顆堅持著自我的心碰撞出了共鳴之彩,更激發了王榮亮對于描繪鹿的全新靈感。

................

用東方的繪畫筆觸語言、傳統新年的色彩以及格蘭菲迪威士忌醇厚口味的豐碩元素,勾勒出一幅西方雄鹿在東方游歷的圖卷,新年的熱鬧非凡更讓兩種文化在這一刻融合出全新的歡聚意味。

................

而隨著合作深入,兩個截然不同領域的創造者也找尋到更多的共鳴,“幾乎每一個創作者都會遇到瓶頸,這并不可怕,歷練自己,試著換個角度看世界,或許能發現自己更多的可能,這就如同鹿角一樣,在成長中會經歷鹿角的褪去與更迭,而在這之后生長出更壯觀,更富生命力的新角。這之于創作者而言,是鼓舞,更是陪伴。在這一次的創作中我也感受到這份心生的饋贈。”

................

格蘭菲迪珍惜每一位創作者的靈感與堅持,在不斷突破可能的自我更迭之路上,總有惺惺相惜的佳釀,為突破瓶頸的新生喝彩。

................

策劃/監制:Kim Jin

導演:小林不死、田春鵬

攝影:李小鵬

VO/采訪撰文:人人

制片:Annie安

客戶執行:邱揚

道具:曾勇

燈光:南

剪輯:李小鵬

音樂:芝麻音樂

場地鳴謝:深圳-至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