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江南文明網 > 體育 >

河南建業更名為洛陽龍門一事引發的軒然大波

條評論

河南建業更名為洛陽龍門一事引發的軒然大波

  近日,河南建業更名為洛陽龍門一事引發的軒然大波,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燒球衣、在俱樂部大門外下跪、拉橫幅怒罵俱樂部投資人胡葆森是河南足球的恥辱、叛徒,所有對建業高層不滿的球迷,短短幾天便上演了一出震驚中國足壇的亂象。

  從情感的角度講,一個使用了 26 年的名字,承載了太多寄托的稱謂,一夜之間化為烏有,并徹底被歷史封存,確實擱誰身上都有些難以接受,但讓人沒想到的是,一部分建業球迷的反應竟然如此激烈。

  對于一些建業球迷來說,除了球隊名字變了外,俱樂部還很有可能從鄭州搬到洛陽,當在航海體育場看河南建業 “專治各種不服” 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后,換個地方為一支擁有全新名稱的球隊加油吶喊,恐怕部分建業球迷一時在情感上很難接受。而放眼現在的中超聯賽,像河南建業這樣以 “省名+出資方企業名” 命名并存在了 20 多年的球隊其實并不多。

  中超目前 16 支球隊,算上重返中超的長春亞泰,總共 12 支球隊都是以 “城市名+投資方企業名” 來命名的,像河南建業這樣以 “省名+投資方企業名” 命名的球隊只有山東魯能、河北華夏幸福和江蘇。目前山東魯能、河北華夏幸福和江蘇,都沒有像建業這樣改名改得如此徹底,在推進中性化更名的過程中,他們大多保留了 “省名”,其中,山東魯能擬更名為山東泰山,這個名字并無違和感,畢竟,在甲 A 時期,山東魯能的 “曾用名” 就是山東濟南泰山將軍隊;江蘇則擬更名為江蘇隊,另外將江蘇勇士、江蘇勇獅和江蘇國際等名稱作為備選,不管怎樣改,“江蘇” 兩個字還是保留了下來。

  河南建業之所以改得如此徹底,是因為他們除了更換名稱,還更換了主場城市,加入了新的投資方。據河南媒體《大河報》報道,球隊之所以更名為洛陽龍門,就是因為俱樂部的命運已經掌握在洛陽文旅集團手中。“洛陽龍門”象征著龍門石窟,通過中超舞臺展現洛陽的悠久歷史和文化,推廣洛陽豐富的旅游資源,這也是洛陽文旅集團的宣傳策略之一。

  即便如此,建業球迷對為俱樂部默默投入 26 年的建業投資人胡葆森的人身攻擊,依然引發了知名足球解說員董路的強烈不滿。他在社交媒體上寫道,“26 年,近百億的投入,最后被罵“‘叛徒’,喂不飽的狼!這人性!”就是這一句評論,讓他遭到了不少建業球迷的炮轟。

  從留言中可以看出,不少河南球迷認為董路不應該替胡葆森說話,更不應該在不了解建業足球的情況下亂發聲?;蛟S是為了回擊這些所謂的“死忠”球迷,董路還專門在某平臺直播時,回應了這件事:

  “你就叫河南河南都可以,你只要把球隊買下來,胡老板靠邊站都沒問題,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就這么簡單事。”

  “你沒錢就只能聽有錢人的話,就這么簡單嘛,那巴薩是眾籌的你得選舉,選舉出一個俱樂部主席,他來坐莊,你們現在不是眾籌的,都是人家出錢的,所以說人家賺沒賺錢這事誰知道呢?你也可以投資啊,你也可以賺錢啊,那你們為什么不做呢,也就奇了怪了。”

  “我跟胡葆森一點關系也沒有,我只是多少年前去過一趟河南建業,然后在海航還唱了一首歌,當時還編了首歌叫什么假行僧,按說我和河南還有點關聯。”

  “有什么還能比生存更重要的嗎?現在有錢能生存,你愛的是什么呀?你愛的是這個球隊,他是不是還在你的地盤上?是不是還在河南的地盤上,代表的是不是河南?他首先得是生存的。”

  “你要有錢你出,如果三年前胡老板的眾籌能夠實施,還至于這樣嗎?一共就 200 多人眾籌,你說什么呀?說我們每年還買票?對,你買票可以去看建業比賽,也可以買票去看恒大去看國安的比賽,這是你的權利對不對?因為你可以決定買票看誰的比賽,但是胡老板出錢做的這個球隊,那么現在他可以決定去洛陽,球隊叫什么名字,是他可以決定的!就這么簡單。”

  “26 年,他幫你們風雨同舟走過,就已經算情感了,他也對得起你,你也為他歡樂過,他也為你帶來過歡樂,帶來過寄托,你也支持他到這節點上?,F在俱樂部活不了了,老板得找錢了,所以他改個名,也沒出河南,怎么就被罵成叛徒了呢?”

  “我跟胡葆森沒有關系,我不是圖錢為他說這話,我只是覺得這是根兒這是理兒啊,你的情感很重要,別人的錢就不重要嗎?只有你的情感是重要的,別人 26 年的投入是不重要的?翻過頭來倒打一耙,說他也不是白白扔錢,政府還給他優惠政策的,他又賺了錢??墒琴嵉腻X和投的錢哪個多呀,你為什么不賺呢,你為什么不把這球隊買下來呢?”

  “河南建業滿心歡喜覺得河南有一億人,怎么也得有 5000 人出錢參與眾籌,一個人出一萬就 5000 萬呢,最后只有 200 人。所以打那天我就知道,胡老板干不下去了,都已經想到眾籌了,可是沒人出錢,都看樂可以。念一個好就完了,球隊不還在嗎,無非就是原來叫河南建業,現在叫洛陽龍門,都是為了活下去,生存是第一位的大哥!你要不為生存,不也就去參加眾籌了嗎?你不也覺得心疼錢嗎?”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已經再明白不過,無論是掏不起一萬塊眾籌費的球迷,還是因為中性名政策,導致不忍心眼看著俱樂部活不下去的胡老板,都是為了生存,只有先生存下去,才能再談什么理想、情感。

  據國內媒體報道,足協中性名政策出臺后,集團董事會在高層會議上多人表示,如果不帶“建業”二字,不建議再搞足球。此背景下,洛陽市政府拋來橄欖枝,并表示給予建業隊最大政策扶持。為了能讓球隊更好地存活下去,與洛陽市政府商定后,建業遂更名為“洛陽龍門”。

  據悉,建業俱樂部未來將優化股權結構,實行政府、企業、個人多元投資的要求,新的足球俱樂部將實行股權改革。至于主場是否搬遷,因 2021 賽季仍為賽會制,所以具體的細節仍舊在洽談中,但大概率俱樂部及主場將在未來從鄭州轉移至洛陽。

  對于一家叫了 26 年的俱樂部,短時間內發生的劇變,投資人胡葆森也覺得很無奈,“我們建業足球俱樂部發布了公告,已經存續了26 年 4 個月的建業足球,已經結束了,1 月 1 日開始他就叫洛陽龍門足球俱樂部。雖然股份百分百還是我們的,但足協有這么規定,你原來養了他這么多年,你今后還得養他,但是他不能叫你的姓了。因為有這個規定,我們也不能例外。”

  當中性名變更的過程與球隊股權變更、異地搬遷、新投資方的訴求交織在一起的時候,“洛陽龍門” 這個名字確實令建業球迷在情感上無法接受,但董路說的又是實際情況,在討論如何命名之前,首先應該考慮的是如何生存下去。只是不知道董路的這番長篇大論,是能澆滅這些所謂死忠球迷心頭的無名邪火,還是在這本就越燒越旺的干柴烈火上再澆一把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