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江南文明網 > 體育 >

宋建驊表示霍楠提出的假設實際上是玩弄了邏輯

條評論

宋建驊表示霍楠提出的假設實際上是玩弄了邏輯

  來源:揚子晚報

  對于霍楠所說的拒絕200萬稅后年薪,一心要走人,還在養傷的宋建驊認為根本就是顛倒黑白。

  宋建驊向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還原了這起合同糾紛的經過。他說:“8月23日,霍楠找到我,跟我提出簽訂新合同,稅后年薪180萬?;糸敃r表示,還會盡量幫我在老板那邊再爭取一下,能到200萬稅后最好?;糸瑫r表示,讓我可以跟其他俱樂部也聯系聯系,如果有俱樂部出更優厚的待遇,我也可以去。他當時跟我講,我如果離隊,同曦不會收取培養費。我當時還特意跟他確認了一下,同曦不會要培養費?他再次明確表示是的。”宋建驊表示,他回到家,跟家人商量了一下,覺得200萬稅后的待遇也不錯,“而且我一直在南京生活,家庭包括孩子都在這里,如果去其他隊打球,即使待遇好一些,但要背井離鄉,很不方便。”宋建驊如是說。

  不過事情很快就有了變化。“那天晚上說過后,我隔了一天,也就一天的時間,然后跟郭一飛(同曦隊友)一起去找霍楠,因為他那會也要簽新合同。結果霍楠突然跟我說,球隊最近簽了不少人,薪資空間有限,只能給我提供80萬的稅后合同。從200萬一下變成80萬,砍掉一大半,我當時就有點懵?;糸€是跟我說,讓我回去考慮考慮能不能接受。同時他再次跟我強調,如果有合適的去處,同曦不會為難我,可以不要培養費。”宋建驊這樣表示,為了證明自己并非造謠,他說郭一飛也在場,聽到了這一切。

  薪水被大幅度壓縮,宋建驊一時難以接受,他說:“這事換到誰身上都不大可能想得通。”話雖如此,宋建驊也有自己的難處,他說:“我這人比較悶,一直都在同曦打球,打了十多年,其他隊的總經理或者老板也從來沒接觸過,你說一時叫我找其他隊聯系,我又能找誰?何況家庭情況也不好,父親以及老婆的外婆都有重病,我也要養家。不簽新合同,我就要失業,一分錢工資沒有。而且我現在還在養傷,一時半會也不能上場打球,又有誰會要我?”想到諸多難處,宋建驊經過半個月左右的掙扎,決心接受同曦開出的80萬稅后合同。

  誰想事情又變了。“9月13日的時候,霍楠告訴我,俱樂部每個賽季上報的球員名額已經滿了,新賽季不能給我報名。換句話說就是80萬的合同也不能提供了,我徹底變成了下崗狀態。”宋建驊這樣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其實當時據我了解,名額并沒有全滿,還有幾個人合同還沒簽完。但同曦就是這樣告訴我,我徹底懵了。”

  “既然俱樂部徹底不想要我了,我也想過去聯系其他球隊,但同曦又突然告訴我,離開可以,要交至少150萬的培養費。”宋建驊表示。“明明說好了不要培養費,現在突然變卦了。我也了解自己的狀況,有傷在身,不確定因素很多,其他隊能要我就不錯了,再加上需要培養費,肯定沒人愿意要我了。于是我提出能否減少點培養費,比如減少到80萬以下,實在不行我拿出薪水給新俱樂部補貼一點,把培養費了結。這樣我也不至于完全下崗,起碼可以慢慢恢復訓練然后上場打球。”宋建驊之所以肯自掏腰包,確實也有顧慮,他說:“我明年1月就年滿30了,這種年齡如果一年不能打比賽,職業生涯幾乎就要廢了。我們運動員雖然看起來比普通人掙得多,但絕對是吃青春飯,當打之年很短,退役之后一切又要重來。所以我為了最后幾年的職業生涯,哪怕自己吃虧也要爭取能在其他隊打上球,不過同曦俱樂部對于150萬的培養費一直不松口,這把我也難壞了。”

  給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詳解完這場合同糾紛的始末后,宋建驊也回應了霍楠提出的“被操縱說”,宋建驊表示:“我要早就有下家,現在也不至于犯難到這種情況。而且大家憑常識想一想,如果同曦真能給我提供稅后200萬的年薪,也就是稅前350萬的合同了,我怎么可能不接受?又有哪個隊能提供給我比這個還大的合同?我雖說在CBA的國內球員中還算不錯的,但沒進過國家隊,名氣也不大,其他隊究竟能看中我什么價值?何況我還有傷在身。”

  宋建驊表示霍楠提出的假設實際上是玩弄了邏輯,“以我現在的情況,即使有隊要,肯定也不可能獲得大合同,超過百萬的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說肯定不可能比他所說的同曦提供的200萬稅后合同高,那么這是不是就說明我早有預謀,早就跟其他隊聯系好了合伙壓低同曦培養費?我一個在同曦效力十多年的老球員,如果俱樂部能夠給我如此優厚的待遇,我犯得著鬧到如此進退兩難的地步嗎?”宋建驊如此表示。

  對于未來,宋建驊現在十分迷茫。“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隊會要我。找俱樂部要解決培養費的事,霍楠和小陳總(同曦董事長)像踢皮球一樣互相推,也不知道何時才能重新打上CBA。”

  對于近期在社交媒體上頻繁發聲,宋建驊表示:“我之所以會選擇用發微博的形式來讓大家了解我現在的處境,并不是為了要像網友們說的“賣慘博用情”,而只是因為我覺得導致我現在無球可打的,不是我的傷病和我想要多少錢的續約薪水,而是我作為一個職業球員,當我履行自己的職業操守為了球隊的榮譽和利益拼盡全力受傷后,卻沒有受到“職業”的對待。

  我當時受傷的鏡頭相信大家都看到,打八一那場我和鄒雨宸為了拼搶一個球被他壓到我肩膀才脫臼的,打過球的都知道,無論從身材力量臂展年齡爆發力來看,我能搶到那個球的機會都微乎其微,甚至,那都不是一個必須要去搶的球!不去搶,不受傷,也許現在的一切都會完全不同。我后悔嗎?當然不!因為自從進入職業聯賽的第一天起,無論面對怎樣強大的對手,每球必爭,拼盡全力就是我對這份“職業”的理解,不到最后一刻,永不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