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江南文明網 > 生活 >

《長歌行》是一部符合史實的古裝傳奇劇

條評論

《長歌行》是一部符合史實的古裝傳奇劇

《長歌行》劇照(資料圖)
《長歌行》劇照(資料圖)
《長歌行》劇照(資料圖)
《長歌行》劇照(資料圖)

  古裝劇《長歌行》自拍攝起便受到諸多觀眾的期待,如今該劇在騰訊視頻上線熱播,引發了熱烈討論。近日,中國唐史學會會長、陜西師范大學唐史研究所所長杜文玉教授接受了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的采訪。他稱《長歌行》是一部符合史實的古裝傳奇劇,是在電視劇創作上的“破圈”。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劉雨涵

  人物事件出自史書記載

  《長歌行》以初唐為歷史背景,講述了少女李長歌追尋內心道義,從一心欲復家仇到以守護家國天下為己任,助一代明君促進民族融合,實現太平盛世的故事。通過一群初唐青年的成長,描摹了一幅青年勵志群像圖。作為一位長期從事唐史研究和教育的歷史工作者,杜文玉看到了《長歌行》架構在初唐的宏觀歷史背景下,通過刻畫人物展現出高于傳奇故事本身的家國情懷。

  首先就劇中人物而言,李建成、李世民、魏徵、杜如晦、房玄齡、李瑗、王君廓、羅藝、魏叔玉、孫思邈、李承乾、稱心、李靖等,無一不是真實的歷史人物,且這些人物的身份與地位大都符合歷史真實情況。但畢竟傳奇不是史實,因此該劇雖以初唐為大背景,但劇中女主人公李長歌與男主人公阿詩勒隼、永安公主等少數人為虛構人物。

  其次,該劇的歷史大背景真實,如大家熟知的玄武門之變;“一代名相”魏徵原為李建成的部下,后被李世民收攬為自己的得力臣僚;李世民親自進抵渭橋與草原部落對話約盟;李世民任命李靖為行軍大總管率大軍征討草原部落,獲得大勝等,皆與史書記載完全一致。在一些具體情節上,如李世民立其子李承乾為太子,而李承乾做事荒唐,漫游無度;幽州都督廬江王李瑗死于其部將王君廓之手;名相杜如晦病死于貞觀四年,電視劇中遂有多處表現其帶病奔波并最終病死的場景。這一切均有確切的歷史記載。

  此外,劇中對前隋公主形象的塑造,雖然在細節方面有所虛構,但基本符合其人物性格。據杜文玉介紹,遠嫁草原的前隋公主義成(劇中奕承公主的原型)在唐朝取代隋朝后,一心要恢復隋朝的統治,曾多次唆使草原部落進犯唐朝。比較有意思的是,劇中對魏徵之子魏叔玉與永安公主關系的表現,也是如此。永安公主本來對其情有所鐘,但最終心有所屬于皓都。據了解,歷史的真實情況是,唐太宗本來將其女衡山公主許配給魏叔玉,魏徵死后,太宗懷疑其阿黨,遂頒詔解除了婚約。電視劇的這種安排正是為了照顧到歷史真實情況。

    典章服飾參照唐代標準

  在杜文玉看來,作為一部基于歷史背景下的傳奇劇,《長歌行》雖有虛構但不虛無。《長歌行》尊重并借用真實歷史事件和人物為宏觀背景,在細節上,該劇均遵照唐朝歷史加以打磨。

  杜文玉介紹說,在典章制度方面,比如官制、軍制、服飾、建筑等,《長歌行》均與歷史真實相對應。如李世民之女樂嫣,其父為秦王時封縣主,其父為太子時為郡主,其父為皇帝時為公主,李長歌為太子李建成之女則封郡主,完全符合唐制。在稱呼方面,劇中把縣令稱為明府,對草原部落特勤等官職的稱呼,也符合當時草原民族的實際情況。

  再以服飾之制為例。杜文玉透露,“唐初規定,三品以上官服紫,五品以上服緋(紅色)、六品七品服綠,八品九品服青”。劇中不同等級的官員,在服色上都有確切的體現,甚至同一人物,在不同時期,隨著官職的升遷,其服色也都隨之發生變化。在婦女的服飾方面,該劇體現出了唐初婦女服飾與盛唐時期的不同,甚至在胡人服飾方面也有所體現,如窄袖翻領等。

  在建筑方面,其形制與色彩方面也參照唐代標準??傮w來說,勵志傳奇劇《長歌行》在歷史背景、典章制度、社會風俗、服飾建筑等方面大都符合歷史。

  貫穿電視劇《長歌行》主線的是超出虛構人物本身的愛國為民的主題與民族和諧的思想,這是該劇的“靈魂”所在。該劇以李長歌的漫漫求道歷程為時空跨度,讓觀眾跟著李長歌去蛻變、求索并且找到自我救贖以及保家衛國的道路。一開始李長歌對李世民懷著強烈的殺父之仇,必欲手刃而后快,但是當她遇到阿詩勒部進犯唐朝邊境時,遂又投入到抵御侵擾的戰斗中去,以保護邊境安全及百姓身家性命。當奕承公主謀圖裹脅草原各部進攻中原時,李長歌又與阿詩勒隼聯手,聯合唐軍挫敗了其陰謀。在這期間,李長歌還奔波于草原各部之間,極力勸和,以避免相互殺戮。

  當然,電視劇《長歌行》畢竟是一部傳奇故事劇而不是一部歷史正劇,所以虛構創作過程中也相對采用戲劇的藝術手法加以潤色。作為一部勵志傳奇劇,《長歌行》本就不是在描述歷史本身,而是在傳遞歷史留給現代社會的民族與家國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