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江南文明網 > 生活 >

《大宋宮詞》再現《韓熙載夜宴圖》

條評論

《大宋宮詞》再現《韓熙載夜宴圖》

《大宋宮詞》再現《韓熙載夜宴圖》
《大宋宮詞》再現《韓熙載夜宴圖》
《大宋宮詞》再現《韓熙載夜宴圖》
《大宋宮詞》再現《韓熙載夜宴圖》
《大宋宮詞》劇照
《大宋宮詞》劇照

  在影視作品的創作中,著名導演李少紅為觀眾呈現過“紅極深處,瘦骨闌珊”的大唐,“煙雨朦朧,似夢似幻”的江南。在目前熱播的《大宋宮詞》,李少紅再次發揮東方風韻,在她的鏡頭之中呈現汴京城的呼吸感與韻律感。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劉雨涵

  再現《韓熙載夜宴圖》

  宋代的文化特征是在向大眾和老百姓的社會化轉化過程中形成的,這就派生出大宋專有的美學體系:簡約、雅致、高級、淳樸。這一特質體現在宋代發達的繪畫藝術中,《瑞鶴圖》《聽琴圖》等宋代名畫都成為李少紅靈感的來源,讓她有了將畫中場景真實還原為視聽畫面的創意。正如在大慶殿之前的宣德門場景中,導演將瑞鶴翱翔天際的場面創造性地搬到了熒幕之中,用鏡頭的語言得以呈現。

  在拍攝秦王趙廷美(趙文瑄[微博]飾)為避奪位之嫌隱居府中,大宴賓客夜夜笙歌之時,導演李少紅隨即便想到了曾身處相同處境,被南唐后主李煜懷疑的韓熙載,再現《韓熙載夜宴圖》的想法也應運而生,她希望將古典文化與現代相結合,運用長鏡頭的調度,將名畫與劇情相融合。“所以我們按《韓熙載夜宴圖》給拍了一遍,為了融入劇情里,特意從左向右這樣展開,有意識地讓秦王像韓熙載一樣串在這五個場景里。我們是希望像臨摹一樣造成一個鏡頭下來的效果。”

  為了讓觀眾有足夠的代入感,李少紅首先還原了畫中的擺設,選取好角度,然后用大量的運動鏡頭,慢慢推行搖移,精準調度人物,將每個角色囊括其中,一鏡到底,充分結合了古畫的長軸特點,賦予看似平面的長軸畫以景深和透視感,終于拍出帶有“韻律感”和“呼吸感”的鏡頭。

  著名的《瑞鶴圖》也在《大宋宮詞》中以鏡頭語言得以呈現。盡管逼真展示這些經典畫面需要耗費大量精力與時間,但李少紅認為非常值得,“我相信會是很震撼的,一部好的作品,應該給觀眾留下一些經典的畫面。”

  劇中的大慶殿便是認真考究其歷史原型的基礎上,在橫店搭建了一個一比一的宮殿,這也是目前國內唯一的北宋皇宮實景場景。

  還原宋朝服飾和戰役

  劇中的服裝造型自開拍以來就備受矚目,不論是祎衣鳳冠、大朝服還是日常服飾,李少紅及其團隊在設計上不僅注重精致與質感,而且突破了一般戲劇化只為造型好看的造型概念,還原出非常地道的宋朝服飾原樣,并用美學的概念加以潤色渲染。

  不僅女性服飾和朝服制作精良,就連盔甲也做到了打仗時能“飄”起來的程度,這得益于“扎甲”的技術,制作過程繁雜,以金絲或麻繩將小片的盔甲穿起,突破以往戰爭場面中因盔甲束縛而表演僵硬的局限,使其能夠隨身體律動而動,不受奔跑、揮刀舞劍的影響。

  宋代女子的妝面簡潔樸素,褪去唐代的繁榮奢華,更加突出自然美。其中眉式是很講究的,這在劇中得到很好的呈現,不論皇后還是宮女,常把眉形畫成寬闊的月形,然后在月眉的一端用筆暈染,由深及淺向外散開,別有風韻。惹人注目的還有宋代的“點唇”,由朱砂為主要原料制作而成的“唇脂”涂于唇間,相比唐朝而言唇紅的范圍更小,更加自然。造型中最讓人驚艷的還是劉娥的“珍珠妝”,真實還原了珍珠三白、珠鈿之美,并創新突破了觀眾對宋代的固有印象。

  “澶淵之戰”是歷史上有名的戰役,要想真正打造出戰爭的慘烈及真實狀況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為了拍好這場備受關注的戰爭戲,李少紅邀請了曾在《黃飛鴻新傳》飾演鬼腳七的熊欣欣作為動作指導,首先巧妙地利用了道具,各種軍事裝備輪番上陣,包括火藥、飛彈、箭、弩等等,更是出現了神器“床子弩”,射程之遠威力之大令人贊嘆,一出場就射中了大遼第一大將,以及在挖地道、絆馬腳,以及鑿冰河等機智戰術的使用中,道具都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拍攝戰爭場面時劇組全程采用運動鏡頭,在“鐵馬踏冰河”場景中更是用慢鏡頭的手法進行特寫,從遠處奔馳而來的“馬群”拍到近處的“馬蹄”特寫,于兵戈鐵馬之中還原出這場波瀾壯闊的澶淵之戰。